首页 >> 开奖查询 >> 久游娱乐主管 康强电子大股东一致人遭强平 列强举牌割据再现分歧

久游娱乐主管 康强电子大股东一致人遭强平 列强举牌割据再现分歧

发布时间: 2020-01-11 10:50:12来源:互联网 

久游娱乐主管 康强电子大股东一致人遭强平 列强举牌割据再现分歧

久游娱乐主管,康强电子大股东一致人遭强平 “列强”举牌割据再现分歧

21世纪经济报道 张望 深圳报道

康强电子董事会在重大问题上出现异议,已经不是第一次。之前公司推出转型影视行业的重组方案,亦遭受来自第一大股东的董事弃权,最终未能成功。

因私募大佬徐翔及其掌控的泽熙投资介入运作而备受关注的康强电子(002119.SZ),曾经连续出现12个涨停板,令股东钵满盆盈,但时过境迁,如今其大股东却遭遇强制平仓的尴尬。

根据2月27日公告,康强电子第一大股东普利赛思之一致行动人亿旺贸易,所持股票被质权人光大证券于2月22日和2月25日合计平仓408.63万股,套现3990.39万元。而2月21日,光大证券已将其平仓204.44万股,成交金额1999.88万元,并且在2018年11月19日出现大宗交易方式减持280万股,套现2760.8万元。

“亿旺贸易质押的股票,光大证券去年就叫还钱了,可能是最终没谈妥,光大证券要收回钱,可能还会继续减持。”康强电子工作人员2月27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其他几个一致行动人的股票是质押给宁波当地的银行,目前没有听说要平仓。”

维持“割据”状态

公告显示,亿旺贸易原持有康强电子1812.37万股,其中1500万股质押给光大证券,质押融资金额为8380万元。经过前述平仓减持之后,目前所持剩下占4.15%的1199.3万股,其中886.93万股质押于光大证券。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询了解到,除了亿旺贸易,普利赛思及其一致行动人熊基凯、凯能投资质押的股票数量分别为5693.01万股、286.88万股和588.13万股,合计融资额为5.69亿元。

以此计算,目前合计持有占康强电子26.91%的7767.33万股的普利赛思及其一致行动人,尚有7454.95万股处于质押状态,质押率高达95.98%。而这些所质押股票的平仓线,亿旺贸易为140%,普利赛思及熊基凯为125%,凯能投资为120%。

虽然康强电子声称普利赛思一致行动人被动减持不会对公司治理结构产生影响,但已导致其持股比例下降3.0936%,变成26.9064%,而此前通过集中竞价增持康强电子构成举牌的任峰杰一致行动人,持股比例达到了15%。

“普利赛思一致行动人是第一大股东,但不算控股股东,他们在公司董事会中包括独董只有3个席位,没有过半,公司一共有7个董事。”前述康强电子工作人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任峰杰一致行动人本来在公司有一个董事,这次换届退出了,但没有减持,另一个举牌的股东推荐的一个人选进入了董事会。”

通过举牌并获得董事会席位的是自然人项丽君,其于2018年9月底完成增持占5%的1443.4万股,构成举牌。不过,在康强电子的前十大股东中,项丽君只排名第六。

值得注意的是,康强电子一直是资本举牌“猎食”的重点对象。

早前,私募大佬徐翔旗下的泽熙投资举牌康强电子,并获得两个董事席位,而与之几乎同期举牌的钱旭利及其一致行动人,也获得一个董事席位,由此形成了普利赛思一致行动人、第二大股东司麦司电子、泽熙投资、钱旭利一致行动人四强“割据”。

随着徐翔案发和钱旭利一致行动人的退出,康强电子又先后被任峰杰一致行动人、项丽君举牌,使之“割据”局面无法改变,虽然第一大股东其间将持股比例从19.72%逐步增持至29.99%,但最终由于没能控制董事会,导致康强电子陷入无控股股东和实控人状态。

“泽熙投资没有减持,但这次董事会换届也没有推举人选,任峰杰一致行动人本届不进入董事会,是他们自己的安排,具体原因我不知道。”上述康强电子工作人员说。

而对于康强电子持续出现的举牌争夺话语权现象,有市场人士认为,康强电子属于较好的壳资源,市值较小,业务不庞杂,“是借壳上市的理想对象。”

内部显现分歧

围绕康强电子熙熙攘攘的举牌和董事会争夺,形成了其投资决策“分裂”的局面。

按照1月31日公告,康强电子拟以自有资金8000万元参股,与华茂教育共同出资设立宁波华茂素质教育实践基地有限公司,双方分持40%与60%股份,华茂教育的总裁项丽君系持有康强电子5%的股东,此举构成关联交易。

对于此次跨界投资,康强电子给出了投资利润率在13%左右、投资回收期不到7年的预期,但其8000万元投资中除了3000万元为账面可用资金,剩余5000万元需通过银行融资取得。

而此次对外投资在康强电子董事会审议时,却产生了4票赞成、3票弃权的表决结果,其中,独董彭诚信认为,该项投资是上市公司在进行与其主业无关的财务投资,不符合上市公司做大做强主业的投资方向,并且该项投资回收期较长,投资收益存在较大不确定性,上市公司利益不能得到有效保证。此外,董事熊续强和张明海还认为,上市公司目前资金、盈利能力对投资该项目的必要性及可行性不充分。

康强电子此项投资亦未获得股东高票支持。在2月20日举行的股东大会上,该议案的表决结果为同意占55.07%、弃权占44.93%,涉险过关。此前,独董彭诚信还在事前认可意见与独立意见中出具不同意的意见。

“对外投资的公司现在还没成立。”前述康强电子工作人员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而康强电子董事会在重大问题上出现异议,已经不是第一次。之前公司推出转型影视行业的重组方案,亦遭受来自第一大股东的董事弃权,最终未能成功。

“公司的既定战略是做好现有主营业务。”上述康强电子工作人员称。康强电子公开资料亦显示,其成立30多年来,一直专注在半导体封装材料的研发、生产与销售领域,现已成为细分行业龙头企业,目标是成为世界级半导体封装材料生产商。

“半导体行业两年前就回暖了,但2018年四季度以来受贸易摩擦影响,订单有所降低。” 上述康强电子工作人员透露。

而声称“明显感受到市场的寒意”“谋求企业转型”的康强电子,未来是否囿于目前依旧“割据”的股权结构?

“公司目前的股东结构有利于优化公司治理结构,对公司现有主业的经营影响不大,但对公司未来的发展战略、发展方向可能会存在一些不确定性。”康强电子董事长郑康定在投资者网上接待日回答投资者提问时表示。

(编辑:罗诺)

(本文来自于21财经)

责任编辑:陈悠然 SF104

相关文章
整站热门


整站最新


栏目最新